可疑的“平板教学”有众少不行言说的私心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平板
事实上,将终端工具引入日常教学,继而冠之以智慧课堂之类的名头,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玩法,而由此引起的利益纠葛也一再上演。比如说,此前不少学校勒令学生下载使用付费教学
可疑的“平板教学”有众少不行言说的私心

可疑的“平板教学”有众少不行言说的私心

  

可疑的“平板教学”有众少不行言说的私心

可疑的“平板教学”有众少不行言说的私心

  事实上,将终端工具引入日常教学,继而冠之以“智慧课堂”之类的名头,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玩法,而由此引起的“利益纠葛”也一再上演。比如说,此前不少学校勒令学生下载使用付费“教学APP”,就曾一度招致了广泛的质疑。与之相较,邹平黄山中学所推行的“平板教学”可算更进一步,其不仅牵涉金额巨大,而且对现有教学模式的“颠覆”也更为彻底。 据校方回应,购买平板与否纯由个人自愿,并不存在任何形式的“强迫收费”。但很显然,这套说辞并不具备任何说服力:即便没有赤裸裸的强买强卖,那种渗透式的柔性胁迫,很大程度上已足以让学生和家长们乖乖就范。在我们的校园关系中,管理者、教师们长久处于绝对的主宰地位,而滥用这种“支配权”来诱导家长的经济支出,这无疑值得警惕。 突兀而轻率的“平板教学”,一方面构成了对学生、家长们最直接的利益侵害,体式化规复软件时常会电脑蓦地死机或者断电硬由此招致有关“利益输送”的猜疑着实不冤;另一方面,也体现出基层教育者对待教学改革时所秉持的投机和冒险心态,以至于学生们一次次被当成了“实验小白鼠”……在很多时候,一些学校所推行的教改举措,都是极不成熟甚至心血来潮的。其既未经完整的事前论证与试点评估,也不曾遵循任何成熟的、连贯的逻辑思路,完全就是走哪算哪、信马游缰。 最近,山东邹平黄山中学推行所谓OKAY智慧课堂项目,要求高一每生要交2800元买平板,引发家长和学生不满。对于这项收费,校方称钱不是学校收取的,而是企业收的,学校不算违规。学校同时表示,已向邹平县教育局提交请示,并获得了教育局领导的同意。对此,当地教育部门则表示,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必须按照坚持自愿的原则,邹平黄山中学的收费行为很难判断是否坚持自愿原则。(12月14日澎湃新闻) 基层教改急欲破题的大背景下,各式各样的“先锋试验”也顺带着泥沙俱下。这一次,又有中学迫不及待抛出所谓“平板教学”、“智慧课堂”,唬人的噱头简直让人眼花缭乱。然而,技术变革、理念创新是一回事,费效评估、利益分配则是另一回事。动辄要求家长们花费数千购置平板电脑,校方在此事上的汲汲营营与强势霸道,着实不免令人生疑。任谁都知道,一场明显草率的教学改革实验,背后很可能是种种不可言说的内情。 值得注意的是,如今相当一部分地方教改尝试,已经异化为对“流行概念”的跟风套用,以及与之相关的软硬件的堆砌。之前“视听教育”理念红极一时,很多学校就疯狂采购、装备高昂的影音系统;而现在,随着“移动互联”的方兴未艾,又有一大批学校藉此推销各式app与硬件终端——试问,看似热闹的一轮轮改革试水,其中有多少教书育人的善念,又有多少浑水摸鱼的私心呢?(然玉)